您的位置:首页?????都市激情?????
上门服务的空调安裝工


自从初夏的那次新装空调,我便彻底地沦为了那两个安装工人的性玩具。他们用奸淫我时拍下的视频要挟我,要求我每周末都必须在家等着他们上门。一开始是周六,个多月之后就开始变本加厉,周五晚上就迫不及待的按响我家的门铃,开始对我进行通宵的奸淫,连一点点喘息的时间都不给我。

  今天又是一个周六的早上,我正在厨房里按要求做早餐给这两个淫贼吃。前一天的晚上,他们从八点就来到我家,刚开始两个人都精力旺盛,都同时的攻击着我的小穴和嘴巴,后来便开始轮流上阵,一个侵犯我的时候,另外一个就在旁边休息,顺便玩弄我的乳房,或者按着我的头颅要我替他口交。

  直到深夜两个人都开始累了,还不愿意放过我,摆出了各式各样让我乍舌的工具一直折磨我的小穴。还得亏他们都是维修工,随身都带着各种机械工具,扳手,锤子,螺丝刀  早早就被他们用在虐待我下体的行径上了,昨晚他们翻出了一段新的空调水管,把我的双腿撑到最大后一节一节的挤进我的小穴里,还逼着我自己说能吞进去多少节。

  那连接空调的水管大家肯定都见过,外围有一圈一圈的线状凸起,水管身本来是可以压扁的塑料,可恶的是两人故意在里面塞满了从我房间抽屉里翻出来的卫生棉条,水管马上被撑得圆鼓鼓,比普通得阴茎还要圆大,而且无法压扁。

  双手被绑,下体承受着异物插入的我无法反抗,早就苦不堪言,还被迫说者违心的淫语,我声音颤颤的说能吞进去三五节,这两个禽兽假惺惺的按我的数字把水管了塞进去,却说这根本是没有难度的数字,要惩罚我,直接硬插多了快二十节,我被吓得花容失色,惊得大叫不行,其中一个又快速的往外抽说不行吗,两个人充满坏心的一个插一个抽,就这样来回的用水管虐待了我快半个小时。

  悲哀的是,我既忍受不了那份痛楚,又因为这奇怪的抽插和那个突出的圈节来回刮着阴道内壁而身体难以自控地兴奋了起来,羞耻与快感交替的摧残,半个小时下来脸上的泪水和小穴的淫水一直长流着。

  就这样足足把我折磨到淩晨,睡前还不忘在我身上插满工具。

  他们把水管剪短,抽出里面的棉条,然后把一根布满可恐怖颗粒的电动阳具套了进去,隔着水管都能看到那些凸起把管身挤到变形,然后把这改良过的水管阳具插进了我的下体,还调上了定时震动的模式,电动阳具整晚都会以微弱电流震动着,然后每隔半个小时,就会以最强的电流进行15秒的强震。

  后穴则被他们插入了一根九珠,那是一根有九颗珠子的软管子,从最大的一颗一直到最小,他们把九珠直接整根都插进了我的后穴,最外面只留下了圆圈把手,而在圆圈把手内,他们插入了一个迷你号的小跳蛋,而且做了跟小穴里的电动阳具同样的模式设定,每隔半个小时,就会对我的菊庭发动一次强烈的攻击。

  而最该死的是,前后两个洞里的工具,开啓强震动模式的时间是不一致的,也就是说,每半个小时内,我的下体将受到不是一次,而是两次的攻击。

  最后还给我的双乳夹上了乳夹,把链子拴在了电动阳具的末端,这样一来,连两个乳头无法幸免的要遭受阳具震动带来的折磨。

  他们把我的吊椅从露台搬进了房间,我人坐在吊椅上,双手被高举禁锢,嘴巴里被塞进了口球,双腿被一字分开固定,被塞满的双穴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览无遗的角度。

  他们还要把吊椅对准阳台,即使有落地窗的阻隔,对面的大楼也不算很近,但是只要有心往这边张望,是一定能看到的。

  确定了我无法为自己作任何自救行为之后,他们占据了我的房间睡觉去了,而被如此不堪对待得我,身体上的被虐待以及心里对随时可能被偷窥的害怕,双重的冲击在漫长的夜里显得毫无尽头,再加上下体每隔半个小时就会传来的两次肆虐,我的精神被一点一滴的蚕食着,默默地流泪了好久,身体的疲累才逐渐胜过了意志上的沮丧,昏昏沉沉的睡去。

  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唤醒我的是来自于我的乳头,突然的刺痛让我整个惊醒。

  原来是两个淫贼已经醒过来了,卸下了乳夹后一人抓着我一边的乳头在大力的扭拧着,我马上痛的流眼泪,但是被塞着口球的嘴巴却无法顺利地发出声响,只能扭动着身躯表达不满。

  【骚货,醒了是吧,醒了就给大爷做早饭,吃完了今天的【工作】就得开始啦!】两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无比淫荡的笑容,我的心里自是一沉,也不知道今天他们又准备了怎样的把戏玩弄我,现在的我竟然觉得,如果只是普通的轮奸,那已经是上天对我最大的恩赐了,而偏偏这两个搞安装出身的工人,满脑子坏水,动手能力又超强,一天到晚在我身上进行非人的奸淫行为,想到这里我就不自觉地发抖。

  我怨恨地看着这两个之徒对我施暴,却又害怕被他们发现我的情绪而带来更可怕的折磨,只能赶紧别过头去不让他们看到我的眼神。

  【还真是个荡妇啊,光是被个假阳具插着,都能流出那么多的水,要是真的鸡巴插进去你得浪成什么样子,你说你是不是天生就欠操!】就在我心里万分纠结的时候,他们其中一个已经蹲在了我的下体前,握起肆虐了我一个晚上的假阳具,用力的在我的小穴里抽插,刚被另外一个人摘下口球的我忍不住大声地惊呼了起来,他一侧身,我就看到了对着我小穴的那块地砖上,有着满满的一滩水,这是一个晚上以来不断的被电动阳具和九珠弄到高潮的我留下的淫水。

  我觉得羞愧极了,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却偏偏受制于人,丝毫不得动弹。

  他们解开了束缚着我四肢的绳索,却恶狠狠的警告我必须把前后两个凶器都夹紧不许掉出来,然后就吆喝着我去厨房给他们做早餐去了。

  这顿早饭我是做得相当的狼狈啊!既然他们人已经醒了,电动阳具和跳弹的震动模式便不再是固定的,而是由他们一人拿着一个遥控器,随着他们的心意随时开啓,一顿早饭我做了将近一个小时,中途被电动阳具弄得泄了三次,把早餐端出去的时候双腿都还在发软。

  就在他们吃着我的美味早饭时,我却只能跪在桌子下,被逼迫着替他们口交,还得把吹出来的精液全部吞下去,他们说这就是我的早餐。

  也许是休息了整个晚上,而且他们这些做工人的体力就是特别的好,早上的第一炮,精液又浓又多,我强忍着无比的恶心,才勉强的把他们都吃了下去,总算免去了一大早就被暴虐的危机。

  而我在洗碗的时候,两个人居然安静的在客厅里看着电视,当然他们看的也不是什么正常的节目,都是之前他们每次轮奸虐待我的时候拍下的视频,而且还故意地把声音开的超大,非要让我听到自己哭着求干的声音,因为刚开始怕我反抗,他们每次前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灌我喝下强力的春药。

  我正纳闷着为什么今天他们迟迟没有对我下手,突然间门铃响了,我发誓我是清楚的听到他们兴奋的叫着,来了来了!什么来了?我非常的疑惑,还来不及思考,就听到他们其中一人说:【有人按门铃,快去开门啊。】【我  去开门?】【这是你家,当然是你去开门啦,说不定是你的朋友同事亲戚呢?】他们坏笑的说着,但是听到这句话的我真的是被吓一大跳,如果真的是我认识的人,我这样的样子,怎么能够让他们看见!!

  【快去开门啊!】

  迫于无奈,我只好走去门口。

  先从猫眼里看了一眼,发现是个陌生的男子,心里不禁舒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至少不是认识的人。

  但是新的疑惑又出现了,那是谁啊?于是我打开了木门一条小缝,问:【谁啊?】【我是送快递的,请开门签收。】【快递?我没有买东西啊,这不是我的吧?】

  【是你的快递,快开门收货!】

  正当我想拒绝门外的男子然后关门的时候,背后又响起了声音,听到这句话的我脑子里突然轰的一下,身体都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虽然不愿意相信也不敢去多想,但是今天要玩弄我的把戏,似乎已经要开始了。

  我只好硬着头皮打开木门,跟门外的快递说:【是什么东西,你能从防盗门的门缝里给我吗?】【不行,这是一个包裹,门缝塞不过去哦。】听到这一句我我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因为背后的两个魔鬼是绝对不会允许我先去穿上正常的衣服,再打开门签收快递的。

  而我目前身上所穿的,是被他们处理过的围裙。

  我的围裙本来是很正常的款色,今天在做早饭前,他们把围裙的下摆全部剪掉了,现在的长度只能是遮住我的肚脐,也就是说我的下体都是裸露的,里面还插着东西,而上半身,也被剪出了两个洞,把两个乳房给暴露出来。

  这样子的我一开门,等于就是直接把三点暴露在人前,我实在是过不了心里的关口,迟迟不敢打开防盗门锁。

  【怎么了,你是想要拒签,让快递小哥白跑一趟,还要回去被公司罚款吗?

  你知道这样对我们这些基层的工人是很不好的吗?】他们来到了我的背后,恶狠狠的对我说着,我对他们俩实在是害怕啊,既然这是他们安排好的戏码,我根本没有说不的权利,只好一咬牙开了门。

  门一打开,门前站着的男人就明显的被我的装束打扮吓倒了,手里拿着的包裹【啪】的一声就掉到了地上。

  【唉呀怎么那么不小心,这都不知道有没有摔坏呢,快打开看看,到底是什么快递?】于是我只好蹲下身拣起那个纸盒,非常轻的重量,也不知道是什么。

  快递小哥强忍着惊讶,还有他的口水,三下两下就把纸盒拆开了,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看到东西的一刹那我真的是很想对着苍天大哭啊,那居然是一套情趣内衣。

  为了尽快解除这个尴尬,我想马上在快递单上签名就把小哥给打发了,但是立刻就被工人阻止了。

  【你要验收!】

  【验  要怎么验收?】

  【既然是衣服,那当然是穿起来看合不合身,如果不合身的话,就马上退货,快递小哥就不用再跑一趟啦!】什么?穿起来  我的天,这两个可恶的人!!!无法反抗的我只好拿起了衣服,一把衣服拿起来我就要翻白眼了,这哪里是什么衣服,根本就是几根带子而已,这些带子穿上身上,也根本没有合不合身的说法。

  【怎么样,不会穿吗?要不你问问快递小哥,他会不会?】【对的,让他帮帮你,穿上了,合身了,他才算是完成任务呢!】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分明就在进行着他们精心安排的计划,看来让第三者参与到淫辱我的游戏中来就是他们今天想出来的新玩法。

  意识到这里,我知道我根本跑不掉了,而且我也没有忘记在之前的几次调教当中,不听他们的话所得到的下场,这个时候除了乖乖的听他们的话去做,我并没有别的选择。

  于是我举起了手中的  带子,对着快递小哥说,【请问,你知道这个。

  。衣服,要怎么穿吗?】

  【我帮你我帮你!!】

  听到这话我就知道眼前的这个快递小哥也不是什么好人,就算还没搞清楚眼前到底在发生着什么事情,但是送上门来的色情大餐,哪有不吃的道理?他接手了这件衣服举起来端详着,这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端详的,一体的带子呈V状,只要穿过大腿往上身一套,带子自然就会挂在身上了,在乳房和阴蒂的位置有分叉,看就知道是要用来卡住三个敏感点,折磨穿衣者用的。

  而我此时还天真地认为只要穿上了衣服这场羞辱就能结束,于是我自顾自的把那毫无作用的围裙脱掉,打算速战速决。

  【咦,你下面的东西,好像会让衣服穿不上去哦。】【要不让小哥先帮你拔出来?】说完这些混帐话,这两个魔头又笑了。

  我深呼吸,尽量让自己平和地说出那些淫荡无比的话。

  【我  我下面有东西,会  会卡住,衣服  穿不进去  你能帮我  帮我拿出来吗?】【要拿出来?是拿什么出来呢?】可恶!!!这个快递小哥竟然也开始在言语上玩弄我了,果然不是一个好人!!!

  【阳具  电动的假阳具  】

  【电动的假阳具?在哪里啊?】

  【  在我的小穴里  插着一根电动的假阳具  还有后穴  有跳蛋和九珠  要把他们都拔出来,衣服才能穿上。】既然都是要被淫辱了,长痛不如短痛,我一口气把话说完,再也不去理早就红的发烫的脸颊,和这三个围着我不断发出淫笑的淫虫。

  【好的,我明白了,我可以帮你拔出来,但是这个姿势不太好弄。】快递小哥一说,我已经明白他的意思。

  于是我默默地转过身,跪了下来,让自己的上身贴在地上,高举着屁股,对他说:【快递小哥,请  请帮我把菊花里的九珠拔出来吧  啊!!】我的话都还没说完,就立刻感受到粗暴的拉扯,还听到了头上传来的淫笑声。

  是小哥一下子把整根九珠扯了出来,【啊啊!!!!】九颗不同大小的软珠快速的滑过我的肠壁挤出后庭,钝痛得感觉让我大叫出声,然身后甬道得到解放,还是让我轻松了不少。

  稍微顺了几口气,这次也不等他们说什么了,我自觉地翻过身来,张开双腿,把小穴对准了快递,穴里插着的阳具还在有规矩的振动着。

  【请帮我把电动阳具拔出来吧。】

  这一次,快递小哥却没有像刚刚那样,瞬间就把阳具拔出来,而是蹲在我的下体前把那经过工人改造的水管阳具抽出来一点点认真地端详着。

  【这个阳具的造工好像很不错啊】!!说着说着,就把阳具上的开关推倒的最大档,还把它全部重新插进我的穴里。

  【啊~~~~~~】

  突如其来的冲击让我忍受不住叫了出来,【当然了,这个可是我俩自己改良的,外面买不到的!】另外两人也一并蹲了下来,三个人围着我的下体,竟然认真地开始研究一个电动的假阳具了。

  我被这超强度的震动搞得腰身不受控制的摇摆着,只靠双手反手撑着地面,下身不断的起伏在那三个魔头的眼前,姿势真是要多淫荡有多淫荡。

  【小  小哥  请你  快  快点帮我拔出来吧  我  我还要试穿  试穿衣服呢  啊  嗯啊  】观看了我将近5分锺的被动自慰表演后,快递终于满意地把假阳具从我的下体拔了出来。

  我立马瘫倒在地上透着大气。

  终于要开始穿那件【衣服】,这个快递也终于可以开始在我身上毛手毛脚。

  两个工人重新坐到沙发上看着这出好戏,我则是被动地听着那可恶的快递的指挥,一下把手举高,一下把脚张开,就那么几根带子,把我折腾了快20分锺。

  这情趣内衣看着简单,里面却还是有点暗招。

  刚刚已经说了在三点的位置上都有分叉,那个分叉是几块面积极其有限的布料,而布料里面接触到身体的部分,有着小小的略硬的塑胶粒,那条带子也不是普通的带子,而是弹力十足的橡皮筋,当带子套在身上时,布料就会抓紧几个敏感带,只要随便拉扯橡皮带的任何一处,那些颗粒都在在敏感带上不断地磨擦。

  快递小哥终于把带子挂在我身上之后,就开始调整这几块布料的位置。

  乳房上的布料,当然不是用来遮挡乳头用的了,小哥把它们平平的包围着我两边的乳晕,独独让乳头暴露在空气中。

  而下体的布料比起上身算不少了,他把我的两边阴唇和阴蒂都包住了,只留下了中间的缝隙。

  调整完毕后,小哥便看向工人,示意让他们来验收。

  【穿是穿上去了,但还是要测试一下功效。】

  【没错。】

  功效?什么功效?

  【嗯  】

  根本就没时间思考,快递小哥马上就在我身上开始【测试功效】了。

  他选择了在我小腹位置拉扯着两边的橡皮筋,而我也立马感受到这衣服的可怕之处。

  往上提的时候,包覆着我阴唇阴蒂的布料也跟着提拉着我的下体,那些胶粒立马嵌入了我的阴蒂中去,往下拉的时候,同样的我整个乳晕都被胶粒贴附。

  我就这样来来回回的被快递小哥弄着,不断地被磨擦的身体诚实的起了变化。

  【看,乳头马上就变硬了。】

  【真是个淫妇啊,碰头不用碰,自己都能硬起来,哈哈哈。】混蛋,根本不是这样  【不知道下面是不是也硬起来了呢?】【还用想吗,这骚货的阴蒂平常就最容易硬呢。】【哎小哥,帮我们看看嘛。】【好啊!】听到这里快递小哥毫不犹豫地就把手伸向了我的下体,直接压在我的阴蒂上揉搓了起来,这一下让布料里的塑胶粒更加彻底的摩擦着我的阴蒂,连我自己都能感觉到那里早已经硬挺了。

  【还真是硬硬的耶,哎哟真没想到,原来女人的下面,也是会硬的呀,哈哈哈。】【嗯  吾  吖  】快递小哥的攻击把我弄的快要失神,我已经控制不了自己发出的声音了,在他们几个的淫笑声中情不自禁的呻吟着。

  叮咚  

  然而突然间,门铃又响了。

  快递却当作是没有听到,那只在我私处肆虐的手并没有停下来,依然用力的揉搓着我的阴蒂。

  【有没有人啊?快递!!】

  什么?!又是快递!!!!门外的人得不到回应,于是大声地叫喊,当我看到沙发上那两个工人那猥琐的笑容时,我才意会到今天的折磨远远还没有到头。

  【吖老弟,那是你同行,先让这骚货去开门收个快递吧,呆会继续慢慢玩。

  】

  听到工人的话,在我身旁的第一个快递于是识趣地松开了魔爪,直接把我半推半带的送到了门前,这次不是我一个人开门了,而且屋里的快递肯定不想兴致被打断太久,于是动作粗鲁的逼迫着我迅速的把木门和防盗门同时打开。

  于是,门外的第二个快递,那吃惊的程度,远远超过了第一个快递。

  站在他面前的我,身上只有一根穿过身体的橡皮筋带子,两点毕露,正在被玩弄的乳头充血挺立着,羞耻难当的我根本不敢用正眼多看门外的快递一秒。

  【咦,小张,是你啊!】

  没想到,这两个快递居然是认识的!!【啊小  小杨,你怎么在这里?】被眼前的绮丽风光所吸引,正沉浸在对我的身体的视奸当中,门外这个叫做小张的快递被屋里人一喊,才总算回过神来。

  【嘿嘿,我来送快件啊,你不也是吗?这美女就是收件人,快把包裹给她呀。】被称作小杨的快递一边用戏谑的口吻跟小张对话,还一边推了我的背一把,我一个踉跄,又往门外的小张靠近了几分。

  【请帮我把包裹打开吧。】

  绝望的我早已经放弃挣紮了,我知道这个小张马上就会成为今天这场轮奸游戏中第四个淫辱我的恶魔,现在我只企求包裹里的内容物别太可怕就好。

  包裹打开,是一包白色粉末,和一个很大的空瓶子。

  我正纳闷着这到底又是什么折磨人的玩意,两个工人也终于走到了门前。

  【哟~是润滑液粉剂呀。你这个骚货,还嫌自己平常淫水流太少,还要给自己加料啊哈哈哈。】【不!我没有  】根本是不由得我抗辩,工人们已经瞬间的把握拉进屋里,两个快递也顺理成章的跟着进来。

  【小张哥,这位小姐买的东西呢,得要亲自验收过,才能给你签收,如果货不对板,她可是要退货的哦。】工人故意在亲自两个字加重了语气,现在连第一个进来的快递小杨都默契的跟着他们一起嘲笑我了。

  小张兴奋的问道:【那要怎么验收啊?】

  他的眼神,一直就没有从我的身上移开过。

  【贱货,你自己说,这个东西要怎么验收!】

  【啊!】

  一边说,那工人突然扇了我的乳房一巴掌,刺痛感让我低呼了出来。

  【这个  这个要  要把它兑成液体  然后  然后用在我的身上  】强忍着耻辱,我把这润滑粉剂的用途说了出来。

  【说具体点,用在你身上是什么鬼!】

  【啊~~~~~】

  另外一个工人说着又是对我另外一边的乳房来了一巴,我痛得快要掉眼泪了!!

  【用  用在我的  我的  】

  【哪里啊?!说快点!!】

  【吖  用在我的小穴里!!!】

  【哈哈哈哈哈】

  听到了我终于大叫出那让人羞耻的答案,四个人都笑成了一团。

  【你的骚穴?那不是多的是水,除了骚穴,还有哪里啊?】【还有  还有后边  后边的菊花。】【好,就用你的菊花来验收!】两个快递一听立马兴奋莫名,马上就想去厨房接水兑开那粉剂,但是被工人们喊停了。

  【不用麻烦,我手边刚好有水。】

  我一看到工人手里晃着的那瓶液体,心里立马叫苦连连,那不是普通的清水,是他们一直用来控制我性欲的春药啊!刚开始上门对我施暴的时候我奋力的反抗,他们就每次都给我灌下大口的春药,逼得我最后意志崩溃,欲望控制之下不断地求着他们上我。

  我心里大喊着不要,但是我知道这根本没用,只能默默的摇头,却眼睁睁的看着工人们把春药倒进了容器里,然后加上粉末搅拌,最后才兑上了适量的清水,一大瓶的润滑液就完成了。

  这时候其中一个工人把一根九珠丢掉到我跟前,对我说,:【捡起来,你知道要怎么做。】眼前的九珠比起前一天晚上塞进我体内的更加可怕,每一颗珠子都大了整整一号,这么大的凶器,我的后穴怎么可能容纳得下,我是真心害怕,于是连连地摇头,【不行不行这真的太大了,会坏的,真的不行。】【不行是吧,那就不要润滑了,直接放进去看看。】说罢便作势要把我反过来。

  【啊啊啊啊不要不要,我做我做,求求你不要!我做!!】这么大的一根九珠,如果没有了润滑液的帮忙直接被插进来,那我的下场将会凄惨不止10倍,我只好赶紧求饶。

  一直都是跪姿的我,刚想擡起手捡那九珠,工人就粗暴的一脚踢开了我的手。

  【有说可以用手吗?】

  我会意,只好低下头来,用嘴巴把九珠衔起,然后往前爬了几步,走到了那快递小张跟前,把九珠放在他的脚边,然后直接坐在他的面前,身体往后半仰躺着,张开双腿,此时的他角度正好可以看清楚我前后两穴。

  我把那根卡在后庭洞口的带子拿到一边,用手指沾了点润滑液,然后就开始在自己的菊穴附近打圈。

  冰凉的浓稠液体还是给我的身体带来了感觉,但我拼命的忍着不发出任何的声响,我不能让他们知道我有了反应,缶的他们一定会加倍羞辱我的。

  小张看得目瞪口呆,估计这是他的第一次看到有真的女人在他眼前那么近的距离自慰吧,而且玩弄的还不是小穴,是一般人都难以接受的菊庭。

  我不敢去想此时此刻的自己到底有多淫糜,竟对着数个陌生的男人做这种羞耻不堪的事情,我的脸庞和耳根早就烫的不行,但是我已经很清楚,如果我不放开来赶紧把那两个变态的工人要求的事情做完,那么接下来等待我的绝对会使痛苦不止十倍百倍的折磨。

  直到一圈皱褶都沾满了润滑液,我的手指开始慢慢的插入,伴随着一声声的闷哼,我的整颗中指终于顺利的全部没入了。

  深呼吸了几下,让自己稍微适应一下这个感觉,我就开始转动我的手指,以便让直肠能得到最大限度的扩张,来迎接等等即将要侵略我的大物。

  最后,我拔出手指,深深地舒了一口气。

  【小哥,我  我要验收  请把  请把九珠沾上润滑液,插进我的后庭吧。】欣赏完整个后庭扩张真人秀,小张咽了下口水,随手抄起脚边的九珠,沾上些许润滑液,迫不及待的就想要挤进我的后穴。

  【啊啊啊慢点慢点!!!请你慢一点,我  我好痛啊。】毫无经验的小张一上来就差点把我给弄死了,我频频的出口求饶,要求他放慢频率,花了好几分锺的时间,才终于把头上最大的那颗珠塞了进去。

  而快速掌握了门道的小张,立马就开始了对我的玩弄,接下来的八颗珠,成为了他折磨我的表演时间,时快时慢的插进来,甚至还有在插进去一颗以后又把它拔出来一点,反反复复增加对我的蹂躏。

  【啊~~~~啊!!!!!啊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啊!!

  !!!!】

  一直在旁观看的快递小杨,被我的求饶声和眼前的色情画面搞得欲火喷张,终于忍不住加入了战局。

  他大手抄起了很多润滑剂,翻开我被布料遮住的私处,直接就往我的阴蒂和大小阴唇上涂抹着,我整个下体立马变成了糊糊的一摊,阴毛全部纠结在一起,简直是惨不忍睹。

  长年从事体力活的双手,即使沾满了润滑液,也遮掩不住手指上的那些坚硬的死皮,粗糙到不行,仿佛是几张砂纸正在对我的身体进行奸淫。

  【啊  不要  】

  前后两穴都被攻击,我除了呼叫求饶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做了,然而求饶的语言在这些淫虫听来无异于另一种催情的媚药,不但不会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只会让他们的动作变本加厉,更加投入的玩弄着我的身体。

  就在小张终于把整根大号的九珠插进了我的体内,小杨也已经在我全身上下涂满了润滑液,更该死的是用来勾兑润滑液的春药也已经渗入了我的体内,药效开始发挥。

  我感到身体的温度开始升高,就在小张离开了我的下体而小杨还在玩弄我的乳房时,我竟然情不自禁的并紧了我的双腿,想要以摩擦来发泄体内的欲火,而这一切当然都看在了那两个始作俑者,空调工眼里。

  【骚货,怎样,被男人随便摸几下,就开始想要了是吗?】【还真是个淫娃荡妇啊!平常没有我们过来,也不知道你是怎么过日子呢。】【没有  没  才不是这样的!!】羞耻心始终提醒着我,不能就这样沉沦下去,这不是真的我,不是这样的!!

  【是吗?我们要不要问问两位快递小哥啊?】

  【呃咳咳,看起来周小姐真的是很需要慰藉啊!(他们已经从快递单上知道了我的名字)】一边说还一边在我的乳房上打圈;【对对对!不然怎么会那么乐意裸体来迎接我们呢?】【哈哈哈哈~~】又是一次默契的集体淫笑,躺在地上的我无助的环看着这四个正打算不断侮辱、奸淫我的男人,心里默默地流泪,而偏偏身体却无法承受春药带来的撞击,下体默默地流出了许多的淫水。

  叮咚  

  门铃声,再一次响起。

  【还有人来啊?】小张小杨同时叫了出来。

  再一次的门铃声把我的心眼再次提到了喉咙上,与这四个男人兴奋莫名截然不同的,是我心底里越发绝望无助的心情。

  我现在已经不敢去估量,这两个安装工人,到底是给我买了多少【快递】,安排了多少个男人,上门来奸淫我。

  我的神志已经开始有点模糊,我是被两个快递架着走到门口的,然后麻木的开了门,一次比一次不堪的身体展示于人前,我也懒得再去介意门外人的惊讶,在听到两个快递同时跟门外被称作小陈的快递打招呼时,我也只能在心里苦笑了一下。

  【请帮我把包裹打开吧,我  要验收。】

  在两个先来快递的挤眉弄眼暗示下,这小陈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立刻就拆开了包裹,这次倒是简单明了,是安全套,一共5盒。

  这个数量,也许是在告诉我,今天我要应付的男人,已经到齐了吧。

  【咦,安全套要怎么验收呢?】

  【周小姐,你知道吗?】

  【  就  打开  看一下吧。】我是真的说不出口  【看一下怎么行,肯定是用一下啊!对吧?】【对对对!!】三个人边说边已经打开了其中一盒的纸盒外包装,而那两个始作俑者,也只是坏笑着看着几个快递把我重新拉回客厅来。

  我跪坐在中间,看着这几个人煞有介事的研究着那安全套,在讨论要谁来负责验收。

  【周小姐,你觉得呢?】

  【这个快递  是小陈哥派送的,那  就让小陈哥帮我验收吧。】说到最后,我的声音小到根本连自己都听不清楚,可是当然了,他们也不是真心要听我说什么,这是早就定好的戏码,剧情一直没有走偏过。

  我往前向小陈的方向爬了几步,跪在他的裆前位置,擡起手准备脱下他的裤子替他口交。

  【等一下。】

  【啊?】听到工人的声音,我本能的停住了。

  【你让小哥帮你忙验收货物,你有问过人家愿意吗?】  我一阵哑口无言,鼻头一酸,强忍了大半天的委屈真心快要崩溃了,试问还有谁,准备承受着强奸,却还要问对方你愿意强奸我吗?想到这里默默地流下了两行泪水。

  【请问  你愿意帮我验收吗?】

  【验收什么呢?】

  【  你刚刚给我派送的安全套。】

  【哦?那要怎么验收呢?】

  【  把它  套到  你  你的鸡巴上  】【然后呢?】【如  如果没有漏出来  就可以  】【什么东西没有漏出来啊?】

  【  你的精液。】

  【可是我现在可没有哦。】

  【我  我会先帮你口交  等你  等你硬了之后  再套上安全套,然后  然后  然后  】【然后怎么样啊?如果你没想好的话要不我就先走了呗!】【然后你就用你的鸡巴  上我  】【什么叫做上你?】【用你的鸡巴插我的小穴,一直插直到你高潮射精!如果精液没有漏出来那安全套就可以签收了!!】【好我帮你!】【哈哈哈哈哈哈~~~~~~】

  短短的几分锺对话我却被这言语上的淫辱彻底的摧毁,直到最后几乎是叫喊着说出让人羞耻难当的做爱请求,这几个恶贼的淫笑就像是几把利刀直插在我的心脏上。

  明明是被迫进行的口交,却需要被允许。

  我终于拉下了小陈的裤裆,迎面立刻扑来了一阵腥馊的气味,这些快递都是整天在外走动,体味、汗味混在一起,实在难受。

  给自己做了好几十秒的心理建设,才敢进一步的把内裤也翻下来,小陈才刚擡头的鸡巴映入了眼帘。

  身体上的被奸污,比起心灵上的虐待,仿佛也算不了什么。我没有过多的迟疑,握起了小陈的鸡巴就开始吃。吞吐了数十下,就开始感觉到阳具在我嘴里迅速的胀大。

  这些从事体力活的男人,体力真的特别好,就连性欲也是特别的旺盛,也让我觉得特别的可怕,他们仿佛总是有无尽的气力。

  小陈在我嘴里跳动的厉害,我心默默想应该也差不多了吧,正想说让他退出来然后套上安全套,可是小陈却突然发力双手扣住了我的脑袋,自己腰身用力强势的让勃起在我嘴里抽插着,力度之大,每次我都被压的鼻梁骨发痛。

  就这样又抽插了十多下后,我感受到一股滚烫的液体对准了我的扁桃体直接喷射,顺势就滑入了我的食道,我连拒绝吞咽的机会都没有。

  【咳  咳咳咳】

  持续了快半分锺的射精过程,小陈才松手放开我的脑袋,我立马干咳不止,瘫坐在地上。

  【操,你这个骚货,谁允许你帮小陈哥直接吸出来的!我同意了吗?啊!陈哥同意了吗?啊!】【啊  啊  不要。不要打  啊啊不要捏我我  】我还没回过神来就被安装工出其不意的虐打  不是脸庞,他抽的永远都是我的乳房,最后还捏起我的乳头用力的扭拧,在春药的控制下一直处于发情状态的身体完全受不了如此大强度的刺激,痛感成倍成倍的增长,痛得我不断求饶。

  【那不  不是  是我  】

  小陈大概也没想到自己那么快就射了,还想要解释什么但是马上就被张杨二人打住。

  【大哥说啥就是啥,这肯定是周小姐你的不对了,这不都没法验收了呀。】【你自己说,现在要怎么办?】【呜  呜  请  请小张哥  小杨哥  一  一起  一起操我  可以  呜  】手下一直没有放松对我的折磨,我已经痛得放声痛哭,仅存的一点点理智才说出这句话,继续按照两个工人的把戏走。

  看着我被小陈直接口爆,小张和小杨早就已经蓄势待发了,听到这里还哪里愿意等待。

  唰唰的就自己脱下裤子,迫不及待的两个人同时把充血的鸡巴挤到我面前,都想要塞进我的嘴巴里。

  泪珠还挂在眉睫上,我也顾不得去擦拭,只能赶紧握住二人的阴茎,伸出舌头同时舔着两人的铃口。

  同时吞进两根大鸡巴我只能勉强的吃到龟头的部分,明显的两个人都觉得意犹未尽,于是小张首先出手,直接按住了我的头让我转向他,我手握着小杨的勃起,努力的吞吐着小张的阳具。

  一分锺后我就转头开始吃小杨的,轮流替他们俩吹箫,每一次换口都总是能感受他们的鸡巴又胀大了一点,有了之前小陈的教训,我开始在寻找安全套,打算赶紧让他们进入,早就无所谓矜持不矜持,我只是不想被那两个工人再次虐打。

  【怎样?就那么想被操吗?先把自己搞湿点再说!】工人发现了我的想法,蹲在我跟前恶狠狠的扯下了我的一只手,逼着我一边口交,一边自慰。

  我只好开始不断地在阴蒂上揉压打圈,待得感受到小穴里开始了阵阵的酥麻,就开始往里面插进手指头。

  不久之前才被小杨摸了一身的润滑液,再加上早就发挥着功效的春药,其实我里面早就湿透了,只是两个工人不愿意放过我,硬要多折磨我一会儿罢了。

  终于还是小杨先憋不住,抄起了手边的安全套套上后,直接把我推倒在地上,抓着我的小腿肚往他身上一拉,对准着我一张一合的小穴,咻的一声就插了进来。

  【啊!!!!!!!!】

  虽然阴道内早已润滑,但是丝毫不会怜香惜玉的男人第一下就已经顶到了最尽头,仿佛想要直捣我的子宫似的,每一次撞击都要撞上我的股骨,每一下抽插都把我压得死去活来。

  占不了先机的小张只好继续把我的嘴巴当小穴,而且两人感觉是要比赛一样,都对我尽了全力的攻击,小张的插入每次都顶上了我的喉咙,难受极了。

  重新勃起的小陈也再次投入了战局,双手抓起了我的乳房粗暴的揉搓着,还张嘴咬我的乳头,刺痛却又被控制了口腔无法喊痛,只能从鼻腔里发出哼哼的声音。

  前后持续了快两个小时的【快递验收】

  把戏,终于进入了高潮,我失去了全部的自主权,被三个陌生的男人同时轮奸着,他们不断的转换在我身上的位置,也不断得将我的身体摆出他们想要侵犯的姿势,我的双乳,嘴巴,下体,后庭,全部都是他们进攻的地方,从正面进入,到后入式,三明治,乳交,口交  送个快递上门居然能免费打炮,而原以为只是被两个恶魔折磨的我却突然被更为陌生的男人集体奸淫。

  这一切恶梦,全部来源于沙发上的那两个工人,直到此刻,他俩都未曾加入这场陌生人的轮奸游戏,只是一直好整以暇的看着好戏,顺便给自己打打飞机。

  我从未曾想到过这两个看似只会动手不会动脑的恶魔竟然有那么出其不意的折磨人的法子,但是被3P的我早就疲于奔命,无法过多思考这两个人现在,或者接下来想要做什么。

  三个快递各自都在我身上射了两次,因应这次的验收把戏,我倒是没有被内射,他们只是在两个工人的示意下,把六个装满了精液的保险套随意的扔在我身上,里面的精液缓缓地流出来,我的嘴边,乳尖,小腹,下体  终难幸免地沾上了这些陌生男人的液体。之后他们就声称还有快件要派,纷纷收拾离开。却跟两个工人约好,晚上下班后再来。

  被干得筋疲力尽的我,听着这一切以自己为中心,却仿佛又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讨论,只是静静的瘫躺在地板上,张开的双腿,张开的身体,就这样,总算得到了一刻的宁静。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 彩票中的双面盘啥意思 股票配资系统源代码 广东地方好彩一 广西快3 开奖结果今天 江西11选5玩法介绍 二四六天天好彩精彩资料 河北福彩排列五中奖号码 上证指数年k线 三码中特提前公开来看 内蒙体彩11选5手机版 甘甘肃11选5开奖结果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预测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手机版 中原风釆22选5走势图 财神爷pk10安卓 pc蛋蛋特码 彩票中的双面盘啥意思 股票配资系统源代码 广东地方好彩一 广西快3 开奖结果今天 江西11选5玩法介绍 二四六天天好彩精彩资料 河北福彩排列五中奖号码 上证指数年k线 三码中特提前公开来看 内蒙体彩11选5手机版 甘甘肃11选5开奖结果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预测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手机版 中原风釆22选5走势图 财神爷pk10安卓 pc蛋蛋特码